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璃姬傳

更新時間:2020-07-11 10:27:49

璃姬傳 連載中

璃姬傳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竇思默分類:言情主角:安璃李元治

甜寵新書《璃姬傳》是竇思默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主角安璃李元治,內容主要講述:拒絕白世子時,安璃曾放言:她要的愛,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她要的愛,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她要的愛是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白世子說,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比他更愛他!安璃嗤之以鼻,她的夫君說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可安璃萬萬沒想到,剛剛完婚,她的夫君便要納妾……...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安璃趕到青柯舫的時候,官兵已將舫上的人押了出來,人群里真有大姐夫賈同。

官兵們兇的很,酒保和歌妓遠遠的看著不敢靠前。

安璃想上前問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被官兵們推到一邊:“這些可都是朝廷重犯,不想死就離遠點!”

朝廷重犯?

大姐夫成了重犯,誰去醫母親,不能就這樣讓這些官兵抓了去:“冤枉,我大姐夫是冤枉的!”

安璃這一嗓子成功的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那些好事的酒保和歌姬,沒想到還能看到舫前鳴冤的戲碼,也都饒有興趣的圍了過來。

安璃也很快被士兵從人群中楸了出來。

她被官兵帶到一個騎著高頭大馬的人面前,她還沒看清他究竟長什么模樣,冷不防被官兵從后面踹了一腳,便撲倒在那人面前,我膝蓋本就破了,撲倒的時候鉆心的疼。

安璃緩了半天才挺直脊梁,兩邊的士兵卻又將她的肩膀按了下去。

安璃只能老實的跪在地上,想抬頭往上看看馬背上的人,只看到那人穿了一身鑲金邊的黑衣。

馬背上那人聲音冷冷的:“你知不知道就憑你剛剛喊的話,我就可以杖斃你!”

“行刑前還能喊冤呢,身為主持公道的官爺,你都沒有聽我鳴冤就要杖斃,根本就是庸官懶政!”安璃沒想到那人上來就給她個下馬威,她好歹也是安將軍府里出來的,可不是三兩句就能嚇壞的小嘍啰。

“庸官?懶政?”

殘冷的月光下。

安璃雖看不清高頭大馬之上黑衣男子的樣子,卻能聽出他聲音中的憤怒。

安璃怕他當真發了狠將她杖斃了,后怕的補了句道:“我想這位官爺如此玉樹臨風、器宇不凡,斷然不會是那種沒聽我伸冤就要杖斃我的庸官……”

他冷哼了聲,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道:“你且說來聽聽!”

安璃自然不能說她是安府的三小姐,若是將來傳到父親安定邦的耳朵里,必然又要給娘親柳氏定一個管教不嚴、縱女不守婦道的罪責。

安璃思付片刻道:“啟稟官爺,小人,小人是城西賈府的小廝,來尋我家少爺的,我家少爺是大宇的名醫賈同賈大夫?!?/p>

“賈府?賈同的小廝?”

“正是?!睘榱巳⌒篷R上之人,安璃將背上的藥箱取了下來恭敬的放在身前,心虛的望向滿臉疑惑的大姐夫賈同。

馬上之人冷哼了一聲:“賈府的小廝都這么伶牙俐齒的嗎,說,有何冤情?”

安璃收轉目光望向馬上之人:“小人有冤情,小人的少爺不過來青柯舫飲酒作樂,卻無端被抓,小人想問問我家少爺犯了哪條律法?”

“哪條律法?有人密報這些個識得兩個字的讀書人,在青柯舫上自詡文人騷客、妄論國事!只是抓他們沒有滅他們九族已是法外開恩了!”安璃聽出馬上的人語氣很不耐煩,估摸著他也沒想到會遇上她這個刺頭。

安璃怕她再多說一句,馬上之人便要震怒。

想到娘親還在發熱,她也管不了那么許多,迎上馬上之人的怒火道:“官爺乃大宇子民的衣食父母官,怎能憑密報,就要將一船無辜的文人抓捕?”

馬上之人果然怒氣沖沖的翻身下馬,一把揪住了安璃的衣襟,老鷹抓小雞一般輕易的將她提了起來,那人肩膀很寬,身高七尺有余,在安璃面前像一堵密不透風的墻壁。

安璃知道已無退路,不卑不亢道:“天武十六年,貞武帝僅憑東境副都統一封密信,就怒將東境統帥斬首,致使東境被九黎瓜分三座城池,后查明是東境副都統因被統帥責罰懷恨在心故意誣告陷害,當今圣上繼位后,特下旨密報者須有真憑實據!否則已誣告論處??!”

“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小廝!”黑衣男子手上稍稍用力,便將安璃提到他的眼前。

這時安璃才看清楚他的臉,他看起來也就十七八歲上下的年紀,一張菱角分明的俊美臉龐英氣逼人,劍眉下一雙銳利的黑眸宛若黑夜中的鷹,冷傲孤清卻又盛氣逼人,孜然獨立間散發著傲視天地的強勢。

他此刻也在打量安璃:“可以啊,賈府的一個小廝都能把大宇的憲法倒背如流!”

安璃感到黑衣男子的暗暗加大的掐著她脖子的力度,安璃望著黑衣男子那雙冰冷的眸子,開始后怕起來。

他或許當真會在盛怒下殺了她。

安璃想大喊,喊出的聲音卻微弱的連她自己都聽不清:“眾……眾目睽睽之下,你敢草菅人命!”

“殺你如同踩死一只螻蟻!”

黑衣男子眸子一沉,安璃心里“咯噔”下,他這是要下殺手!

安璃驚恐的想掰開黑衣男子的手,力量懸殊之下,她的掙扎絲毫不起作用。

黑衣男子那菱角分明的俊美臉龐近在咫尺,與那張臉格格不入的那雙冰冷蝕骨的眸子,就這么怔怔的盯著安璃,安璃突然意識到,他根本不會顧及法律和悠悠眾口,他想做的事情沒有人可以阻攔……

窒息的感覺陣陣襲來,就在安璃以為黑衣男子要掐死她之時,黑衣男子突然捏住她的臉,仔細的瞧了起來:“我們是不是認識?”

“不認識!”

被一個想要掐死她的人問認不認識,說實在的安璃真的很意外。

“你叫什么名字?”他不依不饒接著問。

“……?”

安璃心想,這是要誅九族的節奏啊,那哪能告訴他真名字;“李四?!?/p>

“李四?”

男子貌似不相信,還想追問,他身后突然來了個人:“王爺,太子殿下急召!”

“賈府小廝李四?”

黑衣男子聽到太子召見,沒再糾纏,而是目光篤定的看了安璃一眼,上馬走了;“今日本王爺高興,姑且放了你們,若再讓本王聽到你們聚眾詆毀太子,定斬不饒??!”

太子殿下可是出了名的殺人如麻,這王爺和太子驕縱過密,定也不會是什么好人。

安璃心有余悸的望向自稱王爺的黑衣男子,黑衣男子此刻居然也轉身看向了安璃。

孤傲的美眸中還隱隱透著洞察一切寒意,仿佛把安璃剛剛所想系數看穿,嚇得安璃慌亂的低下了頭,

待黑衣男子走遠,安璃才悻悻的來到大姐夫賈同面前。

賈同臉色慘白渾身發抖,仿佛還沒從剛剛的驚恐中緩過來,見安璃走過來,端詳了半天,才認出她來:“你是安府的……三小姐?!”

安璃來不及跟賈同多解釋,拉著他來了安府。

柳氏此刻已經開始抽筋,賈同不愧是神醫,從醫箱中取出幾根銀針,在柳氏的身上扎了幾下,柳氏便不再抽搐,只是依舊夢囈不斷,賈同又從藥箱里拿出些藥材,讓冬兒去煎了給柳氏服下。

看診完,安璃送賈同到外廳。

賈同客氣的塞了瓶藥膏給安璃,囑咐安璃按時上藥就不會留疤。

安璃見那瓶子透體透亮看著就價值不菲不敢要,賈同卻執意要給安璃:“今夜之事……”

安璃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想著是不是她自稱是賈府小廝,又當著那個王爺面前強詞奪理,這王爺哪天要是不高興起來,要找她尋仇,那第一個挨刀的便是賈同。

安璃最瞧不起過河拆橋的人,她自然也不會做那樣的事情,她拍著胸脯向賈同保證道:“大姐夫無須擔心,若將來那個王爺真要尋仇,你讓他來安府找我便是!”

“賈某不是這個意思……”賈同被安璃這么一說,白凈的臉龐漲得通紅;“安妹妹是為了救賈某才強出的頭,如將來追究起來,賈某絕不會提及安妹妹一個字?!?/p>

小說《璃姬傳》 003 不可一世的王爺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南快三开奖视频 金鹰股份股票行情 十一选五吉林省手机版 推荐免费股票软件 四川快乐12选号心得 安徽快三有多少种玩法 权重股票是什么意思 贵州11选5带玩 湖南幸运赛车现在还有没有 北京pk10最稳办法 东方6+1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