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青冥江湖決

更新時間:2020-01-09 10:52:30

青冥江湖決 已完結

青冥江湖決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蘇瓷分類:武俠主角:李常風陳羽晗

《青冥江湖決》是作者蘇瓷著作的武俠小說,人物真實生動,情節描寫細膩,快來閱讀吧?!肚嘹そQ》精彩章節節選:五月劍莊在每年舉行的奪兵大會上亮出了轟動江湖的‘青冥劍’,從此武林變得動蕩不安,引來各大門派相互爭奪,混戰之中,青冥劍選擇了熱血少年李常風作為主人,寒氣冥冥憑百煉,青光四射到穹天。一劍在手,執掌劍淵,睥睨天下,可開天辟地,逆轉陰陽,動乾坤,入輪回,李常風沒有辜負這把劍,拿著它,成就了屬于自己的江湖!...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李常風化劍成龍,正在四個**之間穿插游走,叮叮之聲響不絕耳,四枚繡花針雖然趨勢不定,虛實相交。然李常風一套劍法使將出來,慎兒緊密,總在緊急之時,將繡花針避在劍背之上,只聽見針劍相撞,不見一針可以沖破李常風的劍陣。

四個波斯女人,輕身功夫都是絕佳,加上繡花針的出奇不易,或上跳下竄,或橫沖直撞,本來銀素便如軟鞭一般可縮可生,加上索端針頭的沖擊,漸漸的形成一道索網,圍著李常風的圈子越縮越小,每次針尖離他身前不過數寸,都被李常風看似拙劣其形高明的劍招給攔截。

四女眼看李常風出招減緩,躲避索針之際已有些許措手不及,更加快了索針的進攻之速,只要他露了一枚索針,他將不再有翻身之時。

李常風劍法遠遠要超過四女任何一人,只是眼下四人合力,而且兵器怪異,能夠擋得了四女的進攻已經是萬幸,實在半點不敢分心其它,只要錯過一個索針,其它三枚也必將沖破劍陣傷及自身。是以明知取勝不得,也不敢有半點松懈。

突然‘?!囊宦?,李常風一驚,只見對方兩條索針盤旋在一起撞擊在在劍背之上,李常風手臂劇震之下,長劍幾乎拿捏不住。

初始四女各出索針攻其不備,偏偏都被李常風給攔截下來,就是因為四女雖然是合力攻擊李常風一人,實則分著四層力道,李常風自然一一應付?,F在四人兵器合并成了兩件,加深了沖擊的力道,李常風漸感吃力。

那邊兩條索針同樣糾纏在一起,針頭分開卻是刺向李常風的雙目,李常風急忙橫劍上撩,兩條銀索瞬間纏繞在他長劍上,針頭垂在劍下。

兩女捉著索頭,用勁回拉,李常風緊緊的握著劍柄,被對方給帶了起來,雙腳離地已經向兩女撲去,另外兩枚索針這時分開向他腳面上刺到。李常風長劍被控,人在半空,除非撒手扔劍,否則勢必腳上要中兩針。想起程天榮中毒之慘樣,他波斯妖姬又是蛇蝎女人,說不中針頭之上喂有劇毒。當務之急,也只有松開長劍,斜身旋體避開。

瞥眼瞅見陳羽晗倒在樹下,方彩靈已經揮掌拍下,眼看掌力要穿透她的天靈蓋:“陳姑娘小心”。待要相救已然不急,眼看腳下一個手臂粗細的樹干,一腳踢飛出去,朝方彩靈的后心射到,她要了陳羽晗的命,樹干也必將穿過她的后心,她避過身后的樹干,這一掌便不能拍下。

果然只見方彩靈回身一掌打在樹干的一端,登時從中劈成四五十截斷木朝李常風激射而去。李常風飛身從斷木上掠過,掌落之處,盡是朝方彩靈的胸口。

方彩靈冷笑一聲:“雕蟲小技”迎合他的手掌拍出,‘啪’的一聲響,雙掌相交,聲震四野,樹頭枝葉紛紛飄落。

李常風登覺這一掌被對方反擊回來,不但沒有傷了對方絲毫,反被回擊過來,身形一折,騰騰騰的連退三步。血氣翻涌,臉色憋的通紅。

此時陳羽晗已經從地上站了起來,看著方彩靈注視著李常風,一掌擊向她的后心

陳羽晗從高空跌落,如果不是在樹干上搭了一下,非要殘廢不可,此時身體遍身痛感,這一掌拍去實在沒有多少力道。

方彩靈完全沒有防備,幾乎趴到地上?;厣淼芍愑痍鲜直垡惶?,捉起她的手臂將她甩飛出去,李常風飛身接住了她,陳羽晗腳下站立不住,靠在李常風的懷中。

方彩靈道:“今天就是你們兩個人的死期”。

‘呼’的一聲,一柄長劍朝二人飛了過來,正是李常風所用的長劍,只見劍柄已經被銀索纏住。兩根銀索控制著長劍的趨勢。劍光霍霍,瞬間向李常風連進兩招,李常風一一避過。

兩個波斯**用銀索控制著李常風的長劍,不過她們擅長的索針兵器,第一次用銀索帶劍雖然不是得心應手,但較比索針長硬,本來遞送七尺現在只需遞出三尺就可以傷及對方,也算有一定的優勢。

李常風身形翻動,每每從劍刃縫隙避過。另外兩名**手挺索針向陳羽晗攻去。

李常風突然從側欺身進入,奔到**身側,不料對方銀索回鉤,長劍回卷而至。李常風閃過長劍,突然用手捉住了劍刃,獻血瞬間從他指縫間流出,兩個**用勁回拉,便似卷在一座高山一般。哪里哪得動。兩個波斯女子雖然用白紗蒙著臉,但從她們的眼神之中也可以看出來已是萬分羞急。

李常風不理會手掌被劍刃所傷,冷冷的說道:“劍是我們中原

武術之器,你們波斯人,根本不配用”。掌心吐力,登時將劍折成了兩截。此時三人相距不過三尺,李常風折斷了長劍,一掌揮出,將兩個波斯舞娘擊飛出去。

突然看見另外兩個舞娘的針頭已經飛到陳羽晗的身前,陳羽晗重傷之余,第一次面對這么奇異的兵刃,竟然不知道如何招架。李常風飛身撲到陳羽晗的身上,兩枚針頭‘噗噗’兩聲刺進了李常風的后心。陳羽晗驚道:“李公子,你…..你沒有事吧”?可是看著李常風滿臉痛苦的表情,可不像沒事的樣子。

兩名**見刺中李常風,收回索針,從李常風后心飛出,帶出兩股血注。李常風額頭冷汗滴落在陳羽晗的手背上,疼痛難忍之色讓陳羽晗心里著實過意不去。

急忙扶著李常風展開輕功離開了此地。

方彩靈看著兩人越奔越遠,也不追趕:“哼,就讓你們兩廝多活幾天”。

兩人相扶回到劍莊之內,卻見白燈紙籠掛在門前,院子之中家丁四下奔走忙活,額頭上都纏著白巾,歷來只有發喪死人之后才會有人特意系上白巾。

陳羽晗心中頓時涼了半截,一個老仆走到陳羽晗的面前,老淚縱橫:“陳姑娘,老爺他……老爺他去了”說著不住的嚎啕大哭了起來,用衣袖擦拭了一下眼睛。

陳羽晗一個箭步奔到大廳之上,只見房頂上垂下十幾個燈籠白幔,風聲陣陣,吹動白幔四下飄動。

地上跪著十幾個家仆,任雪茗則跪在程天榮的靈堂之前。

程天榮沒有子嗣,一直將陳任二女當做自己的女兒對待,是以此時任雪茗穿著白絲孝衣跪在地上,已經哭成淚人的任雪茗正不住的往陶瓷罐里燒扔紙錢。

面對五月劍莊遭此橫禍,和程天榮交往不深的或者只為尋熱鬧看的人們已經陸續離開,大廳上只有嚴厲聲和靜謐師太立在一側。

陳羽晗跪在當地,放聲大哭。

任雪敏泣道:“你們出去尋解藥之后,莊主就已經不行了”。

陳羽晗越哭越傷心,別說自己沒有拿到解藥,就是拿到了,也是救莊主不及的。想起以前莊主對自己種種情深之處,心里愈加的傷心欲絕。

陳羽晗換了孝衣和任雪茗一邊一個。

靜謐師太看著靈堂上程天榮的牌位,不住口的嘆氣:“師兄放心,小妹一定會替你照看好五月劍莊的”。言以卻是把自己當成了劍莊的新主人。

嚴厲聲‘呸’了一聲:“靜謐老尼姑,放你的狗臭屁”。

靜謐師太冷冷的道;“師兄的靈堂之上,我不想給你計較,請嚴門主說話自重”。

嚴厲聲道;“我呸,程兄的臨終之言你又不是沒有聽見,羽兒和雪兒才是劍莊的真正主人,由我嚴厲聲協助女娃子掌持五月劍莊......”

靜謐阻斷他的話頭;“你才是真正的放狗臭屁,要你協助兩天,怕是五月劍莊也要改在你的凝劍門之下了”。

嚴厲聲急道;“這么說,五月劍莊你是非要摻和進來了”?

靜謐師太道;“我本就是五月劍莊之人,羽兒和雪兒雖然是五月劍莊的侍婢,卻已得師兄的傳授,算起來,我也算是他們的長輩,由我帶領小輩繼續掌持五月劍莊,這才是正理”。

嚴厲聲罵道;“放你娘的狗......”這‘臭屁’兩字還沒有說出口,任雪茗忽然談談的道;“你們說夠了嗎,如今莊主尸骨未寒,尚未入土為安,你們即是莊主的朋友師妹,不想些如何替莊主安排后事,卻一味只想爭奪劍莊,莊主如何瞑目,你們如何對得起莊主”。

任雪茗口中說著話,手中不停的焚燒紙錢,輕描淡寫道出的是兩人的難堪之情。

大廳上一時鴨雀無聲,只聽見火燎紙錢的轟轟之聲。

程天榮過世消息傳到江湖,前來吊唁之人絡繹不絕,大部分都是敬重程天榮一代大俠,也有個別之人只是來混吃混喝混熱鬧。

到了臨殯的那一天,五月劍莊聚集了來自五湖四海的江湖人士,人人對死去的程天榮倍感惋惜。

這些人大都是江湖有頭有臉的人物,奪兵會他們不屑參加,可是程天榮的喪事驚動了整個武林。畢竟五月劍莊在武林可是數一數二的泰山北斗。

但凡聞詢而來的也都另有一番目的,都知道五月劍莊程天榮沒有妻兒,身邊只有兩個丫鬟,雖然同門師兄妹三人,可惜女的出家為尼。

不問劍莊之事,師弟因為當初和程天榮鬧反失蹤多年,音訊全無,此時程天榮的喪事整個江湖都被傳的沸沸揚揚,其師弟始終沒有現身,究竟日后五月劍莊由誰掌持,反倒成了目前武林最為貼心的問題。

小說《青冥江湖決》 第三章 波西舞娘妖姬現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懸疑小說
  2. 宮斗小說
  3. 青春小說
  4. 豪門世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南快三开奖视频 华东15选5选号技巧 海南环岛赛游戏在线 买马方法心得 股票推荐3只黑马 内蒙11选5一定牛 小游戏上海麻将连连看 美女捕鱼短视频教程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 车联网是国家支持的项目吗 企鹅乐园秒速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