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無盡相思意

更新時間:2020-01-26 14:07:12

無盡相思意 連載中

無盡相思意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毒閣分類:言情主角:趙伯琮秋火塵

小說主角是趙伯琮秋火塵的小說叫做《無盡相思意》,本小說的作者是毒閣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趙伯琮,你是什么時候識破我的?”“從你愛上我的那一刻起?!壁w伯琮輕輕地將秋火塵攬入懷中,用下巴揉著秋火塵的腦袋。秋火塵依偎在這位“流氓”的懷中,輕輕掐了一下他的腰?!啊阏媸遣恢邜u!”“張羨初,這是我最后一次告訴你,我要你娶我!”這位站在桃花樹下的儒雅書生面對少女的甜蜜攻擊似乎無動于衷,其實心里早已樂開了花兒?!靶∩抑胁⒉桓蛔?,這枝桃花送給姑娘,書上稱其為‘定情信物’姑娘可是要收好,待我金榜題名時,便來迎娶姑娘?!?..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郡王府。

今晚的月很明,月光照進秋火塵的房間里顯得有些落寞。秋火塵疲憊地躺在床榻上思索著該怎么面對這些,所有的事情都來得太突然。

普安郡王認為她是失了憶,并且給她講了一些關于“她”的事情。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并不是“她”,這世界上真的有兩張相同的面孔嗎?

“她”是當朝奉使大夫的女孫,慶軍承宣使郭瑊之女?!八睜敔敼鼻涞南茸媸潜彼握孀谡履禄屎蟮募易宄蓡T。所以,“她”的家族祖籍為并州太原人,也算得上是皇親國戚。

她最多只是擁有了一張和“她”相同的臉,并且她對“她”的一切毫不知曉,若是日后為心細之人所揭穿,那該如何是好。

秋火塵想著想著便不知不覺地進入了夢鄉,夢里,有寵愛她的爹娘,有愛她的林哥哥……

郡王府的堂屋里,普安郡王坐在椅子上借著燈光認真地翻閱著書籍,燈光輕輕地灑在這位少年嚴肅的側臉,將他的樣子盡顯在燈光下。

他實在是太美了,連旁邊的丫鬟都忍不住多看幾眼自家郡王。

又過了一會兒,他看完這本書,丫鬟們也已經退去,他問道:“錦黎,那邊怎么樣?”

錦黎從后門的屏風里走出,走到普安郡王的跟前,畢恭畢敬的作了個揖道:“郡王請放心,老爺老夫人那邊已經有人去傳話了,說姑娘已經找到了,三日后回門?!?/p>

“嗯,那她呢?”

“大夫人早早就歇下了?!?/p>

普安郡王站起來,將書合上放回桌子上后便朝門外走去,月光灑在青石地板上,地面向天花板上反射著微微的亮光,這時的郡王府還沒有熄燈,可以清晰的看到路。

普安郡王沒有向自己的臥房走去,而是直直的朝向秋火塵的宅院走去。

“郡王……”錦黎輕喚了一聲普安郡王,但普安郡王沒有停下。

“錦黎,你也早些歇息吧?!奔热豢ね蹰_口了,錦黎也不好再跟著,只好掉頭向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走進秋火塵的宅院,普安郡王的腳步很輕,生怕一點動靜就會吵醒房間里面睡著的那個人。那個他從未動過感情的人。

“吱――”的一聲,門被推開了,推開門的聲音很小,但是卻持續了有一會兒,似是真的怕這個人醒來,可是她醒來又怎樣?

他背著手輕輕地走到秋火塵的床邊坐下來,凝望著這張睡熟了的臉,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這張臉充滿了悲傷。

她一個失去了記憶的人臉上怎么會出現那樣的神情?

他今天把她帶回來,用晚膳的時候,他能準確地察覺到她臉上的那一抹憂傷,甚至是有些絕望。

他從來沒有對她動過心,即使是皇上將她賜給他他也沒有那種“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喜悅。

可是現在,他卻對她有些動容了。她給他的感覺有些不一樣,但偏偏就是這些不一樣讓他對她產生了興趣。

他輕柔地撫上她精致的臉龐,他的指尖滑過她的唇,她的鼻子,她的眉眼。

這是……一顆痣?她的雙眉間什么時候多了一顆痣?可能是從前她的額前總留著些碎發才會沒有發現,也可能……是他從未仔細的看過她吧。

今日在滿樓春時,她的額頭上畫了一朵紅色的花,因為她將額前的頭發向兩邊綰起來了,所以那朵小花十分惹眼,那時候的她妖冶無比,是他從未見過的樣子。

她穿著紅白相間的衣服,妖艷之中又透著一些嘗遍酸苦的滄桑。

今日在滿樓春外,她又一次喚他作“王爺”,他說這是他第二次告訴她他是郡王,也許,只有他記得,在他們第一次在皇宮中相遇時她喚他“王爺”的時候了吧。

他起身走向門外,門輕輕地關上后,床榻上的那個少女睜開了緊閉的雙眼,盯著房門若有所思。

第二天清早,一束陽光透過木窗射了進來,外面落光了葉子的銀杏樹上立了幾只小麻雀,它們歪著頭一動不動地盯著院門口的兩個女人。

兩個女人嘰嘰喳喳地走來,一紅一綠,又是一道別致的景色。

“夫人,夫人,快起來呀……”

幾個丫鬟模樣的少女推門而入,其中兩個丫鬟端著洗漱工具,兩個丫鬟端著衣物和發飾。帶頭穿著更好一些的兩個丫鬟,來到秋火塵的床前叫醒了她。

秋火塵一臉詫異:“怎么了?”

丫鬟們見秋火塵醒了,紛紛跪在地上齊齊地道了聲“夫人貴安”,除了那兩個帶頭丫鬟以外的人都退了出去。

“夫人,夏氏與謝氏一同來向您請安了,此時正在門外候著,讓流溪和流水為您洗漱更衣吧?!?/p>

秋火塵聽到這個稱謂真是又驚又怕,從床上連滾帶爬地起來眉頭一皺道:“夫人?!”

流水笑了笑,扶著秋火塵坐到梳妝臺前,流溪取出一塊布沾了沾水,輕輕地擦拭著秋火塵的臉。流溪在秋火塵的身后邊為她綰發邊為她解釋。

“夫人許是不知,夏氏和謝氏原本都是吳太后宮中的侍女紅鸞與香鸞,后來被太后賞賜給了郡王做妾,夫人許是大婚當日‘走’的匆忙,她們也都未及為夫人請安?!?/p>

“流溪,莫要拿夫人取笑?!绷魉斐鲕奋酚袷殖飨哪樕蠌椓藦椝?,流溪則雙眼一瞪,俏皮地‘哼’了一聲。

看來之前這個人與奴婢們相處的還不錯,不過,流溪似乎理解錯了,她要問的是為什么喚她作“夫人”。

流水昨夜在門口守著,多多少少也從侍衛那里打聽到了些消息,說夫人是失憶了。

流水想了想,用一種開玩笑的口吻道:“夫人,您貴為郡王的妻子,咸寧郡夫人,當朝奉使大夫的孫女,怎么能被一個小丫頭取笑呢?”

流溪連忙還嘴:“什么呀!我們可是一起跟著夫人出嫁的,怎么我就是小丫頭了?夫人,你看她!”

這兩個活寶,吵得秋火塵頭都疼了起來:“行了,你們快些為我更衣吧?!?/p>

“諾?!?/p>

這個流水,說出來的像是還嘴的話,但是卻在無意間透露了一些重要的事情,原來“她”已經嫁為**了,就在大婚當日逃了婚,許是被那老鴇拐進了滿樓春,在“她”從滿樓春逃走的那天剛好她躲進了滿樓春,這一連串的事情銜接的十分完美,完美到她自己都沒有發覺。

“夫人,讓流溪和流水扶您出去吧?!绷飨土魉蝗朔鲋锘饓m的一只手,向隔壁的堂屋走去。

丫鬟招呼謝氏和夏氏二人進了堂屋,她們坐在椅子上互相審視了幾秒鐘之后將手帕輕放在嘴邊爆發出了一陣笑聲。

“謝氏,你穿一身紅做什么?你這是要再嫁嗎?”

謝氏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夏氏的衣服,拇指與中指捏住手帕的一角朝著夏氏的方向輕輕地一揮道:“喲喲喲,你可真敢說我呀夏氏,你這一身綠可是美極了,不仔細看可還不知道是個人呢,方才我還以為是棵成了精的西蘭花兒走過來了呢,哈哈哈……”

謝氏得意的大笑起來,氣得夏氏滿臉通紅。

“呸!矯揉造作?!?/p>

聽到門外有動靜,二人齊齊向門那邊看去,秋火塵剛踏進一只腳,夏氏和謝氏便已經踩著小碎步走了過來,秋火塵驚訝的看著她們一紅一綠二人。

夏氏將一只手放在著她的柳腰上,謝氏扭著她的翹臀,好像是在各自展示傲人的部位,在她們仰著自信的頭顱走過來時,夏氏的左腿和謝氏的右腿絆在了一起,雙雙撲向秋火塵。

未及秋火塵逃開,已經被她們撲向了地面,流溪和流水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

“夫人!”

小說《無盡相思意》 第三章 驚嚇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驚悚懸疑小說
  2. 古言小說
  3. 百合小說
  4. 歷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南快三开奖视频 手机照片恢复软件免费版哪个好用 棋牌类游戏平台 5分赛车开奖结果记录 股票配资平台找恒瑞行配资丿 上海11选5任五遗漏号 快乐12玩法技巧 陕西11选5万能8码 甘肃快3走势图 河南省体彩481走势图 6十1预测专家准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