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短篇 > 舊時夢

更新時間:2020-02-19 10:57:04

舊時夢 連載中

舊時夢

來源:追書云作者:末喜分類:短篇主角:沈若初厲行

主角叫沈若初厲行的小說叫做《舊時夢》,本小說的作者是末喜傾心創作的一本民國情緣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十五年后,英國歸來,她原是讓那些害過她的人,好好懺悔,卻不成想,壞了他的好事兒。他是北方十六省最尊貴的公子哥,督軍府的大公子。他摟著她的腰,在她耳邊吐氣如蘭:“壞了我的好事兒,該怎么賠我?”她拿著剛得手的勃朗寧抵著他的腰:“你要怎么賠?”“…”某少帥一臉正經:“初兒,我想到一句詩?!薄澳阏f?!彼行┢诖哪抗??!败饺貛づ却合?,從此君王不早朝?!薄啊蓖练司褪峭练?。...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迷城,十五年了,迷城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如今到處都是戰火紛飛,唯獨這迷城多了一份兒安寧。

剛剛入春,乍暖還寒時候,沈若初攏了攏肩上的外套,看著窗外已經吐了新芽的樹木,面上沒什么表情,到了一處胡同口。

沈若初忽的對著前面的司機開口:“良叔,在這兒等我一會兒,我去辦些事情?!?/p>

“四小姐,那您要快些,市長和夫人們都在家等著您呢,盼著您早點兒回去?!彼緳C良叔憨厚的笑著開口。

沈若初聞言,心中不由冷笑,盼著她早點兒回去?她們怕是盼望著她永遠都不要回去,十五年了,她們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她還能活著回去。

心中雖然這么想的,沈若初面上卻沒有什么表情,溫婉的開口:“好,我知道了?!?/p>

良叔看著好脾氣的沈若初,忍不住搖了搖頭,家里的那些小姐太太們,一個比一個厲害,四小姐這性子是要吃虧的。

說完,沈若初打開車門下了車,直接往胡同口深處而去,到了一家不大的宅院門口。

沈若初抬手敲了敲門,便有一穿著長布衫男人開了門,看著面前的沈若初:“小姐,要找什么人?”

“是方爺讓我來取東西的?!鄙蛉舫蹩粗媲暗拈L布衫的男人輕聲說道。

男人點了點頭,從懷里取了一樣用手帕包著的東西遞給沈若初,沈若初接過,從手包里拿出兩根大黃魚遞給男人。

男人連連擺手:“方爺說了,這是送給小姐,感謝小姐救命之恩的?!?/p>

“替我謝謝方爺?!鄙蛉舫踹€想再說什么,覺得矯情了些,遂收拿回了兩根金條,將東西放進手包里,有價無市的東西,她若堅持就是矯情了。

拿好東西,沈若初加快步子,往前走著,抬眼便見一穿著深綠色軍裝的男人,在追一個衣衫破爛的孩子。

沈若初不由皺了皺眉,她知道這世道亂,卻沒想到會亂成這個樣子,如今軍政府稱霸一方的年代,這幫人居然連一個孩子都不放過。

握了握手里的手包,沈若初轉了一個方向,再回頭,便見穿著深色軍裝的男人追了上來,沈若初幾步上前,幾乎是用盡的全身的力氣撞在男人身上。

突如其來的撞擊讓男人沒有防備的失了重心,兩人雙雙跌在地上,摔成一團。

男人看著消失在胡同里的身影,這才上下打量著撞上自己的女人,目光里滿是陰鷙:“你是什么人?”

說話的時候,男人已經長臂環上了沈若初的腰,逼著沈若初撲在他身上,兩人貼的太近,沈若初聞著男人身上味道,看著男人陰鷙的目光,心中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她惹了不好惹的人。

“對不起,是我不小心撞到你了,我…”沈若初盡量用著平靜的聲音開口,義父說了,面對敵人,你越表現的害怕,他就越容易拿捏你。

沈若初的話還未說完,嘶一聲刺耳的聲音,一輛道奇穩穩的停在兩人身邊。

厲行看著面前撒謊的女人,不由勾了勾嘴角,猛地站起身,將沈若初一把扛起來,打開車門直接扔進車里。

緊接著便坐進車里,帶上車門,原本寬闊的車里,立刻變得擁擠起來。

“你要干什么?!”沈若初瞪大眼睛,防備的看著厲行,饒是她再鎮定也有些害怕了。

這目光讓厲行很滿意,還知道害怕,就說明還有救。

厲行大手一伸,大大咧咧的撈過沈若初的腰,順手一帶,讓沈若初跨坐在自己腿上,這才陰測測的開口:“說,為什么要撞我?別跟老子扯犢子!”

“你!”沈若初掙扎著,卻被厲行箍的更緊,在實力上,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距,放棄掙扎,沈若初眼底也多了一些不屑和狠厲:“你穿著一身軍裝,是軍政府的人,該是守衛迷城百姓,卻連一個孩子都不放過,就不怕遭報應嗎?”

厲行先是一愣,旋即大笑了出來,只是這笑意未達眼底:“孩子?也只有你這個傻女人才以為那是孩子,那是侏儒人,偷了老子的機密,被你這么一撞,人跑了,你可知道因此會死多少人,你就不怕那些人夜半同你索命嗎?!”

一句話讓沈若初呆愣住了,仔細的回憶了方才那孩子的身影,整個人驚得不行,面前的男人沒有說謊,那人身量像孩子,可身形卻不像孩子。

她聽說了,最近有人用侏儒人盜取機密,因為他們看似像孩子,不容易引起注意。

“對,對不起,我不知道?!鄙蛉舫跽\懇的道著歉,她知道丟了軍事機密的后果有多嚴重。

聽著沈若初的話,厲行就這么直勾勾的盯著沈若初,摟著沈若初的腰,在沈若初耳邊吐氣如蘭,惹的沈若初不由縮了縮身子,有些焦急:“我都道歉了,請你放了我?!?/p>

“放了你?送上門的女人,我從來都不會拒絕的?!眳栃械哪抗舛嗔诵┖敛谎陲椀挠鹼望,他見過好看的女人,卻沒見過這么一雙清澈的眼睛。

似怒似嗔的時候,這雙眼睛會像迷城的那個黑湖一樣好看,方才若不是這雙眼睛,他早就把這女人當成是那些人一伙兒的給解決了。

說話的時候,厲行低頭吻了下去。

沈若初這才知道厲行想要干什么,胡亂的捶打著厲行,生疏的模樣,讓厲行勾了勾嘴角,還是個雛兒,厲行不由加深了吻,手也開始不規矩的扯著沈若初旗袍的盤扣,肩上披肩早已不知道丟在哪兒了。

沈若初驚的不行,她從來沒有被人這么羞辱過,下一秒,腰間傳來的硬物,讓厲行頓住動作。

厲行的目光比之前看起來還要狠厲,還要毒辣,似乎能把沈若初抽筋撥皮一樣:“敢拿槍抵著老子的女人,你是頭一個!”

“以暴制暴,是最直接的辦法不是嗎?”沈若初比方才鎮定了一些,沈若初不由握緊手里的槍,這槍是她此刻唯一能同這男人談判的籌謀了。

厲行似乎沒有腰間的槍眼底有任何的慌亂,嘴角帶著若有似無的笑,這讓沈若初覺得摸不透面前的男人,聲音軟了一些:“我壞了你的事兒,我也跟你道歉了,你放了我,我們兩清…”

話還未說完,沈若初只覺得手腕一痛,再下一秒,手里的槍已經到了厲行手上,厲行握著手里的槍,細細打量了一番。

“勃朗寧?”厲行眼底閃過一絲玩味兒,有價無市的東西,他沒想到這女人會用這么好的槍。

只聽見咔咔幾聲響,厲行就把槍給拆成了一個個零件。

沈若初卻整個人垮了下來,他居然這么快就下了她的槍,也不過三五秒,就把最復雜的勃朗寧給拆了。

就在兩人僵持的時候,忽的,外面傳來幾聲槍響,車子迅速的開離出去,前面坐著的副官對著厲行急急開口:“團座,他們來了?!?/p>

厲行瞇了瞇眼,再次三五秒的功夫,將槍組裝好,塞到沈若初手上,給沈若初整理著凌亂的衣裳:“我有事兒,不能帶著你,保護好自己,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厲行,你是我的,我會再來找你的?!?/p>

車子幾個飄轉,停了下來,厲行開了車門,讓沈若初下車,沈若初只覺得一陣兒頭昏,還沒來得及反應,車子已經急急開走了。

沈若初拿著手包,低著頭,手腕上的疼痛,和脖頸處的紅印在向她證明方才不是做夢。

厲行,厲行,北方十六省最尊貴的年輕人,督軍府的大公子,人稱厲少帥,她怎么都沒想到回迷城,會招惹上這么一個男人,但愿以后都不要再遇上那個男人了。

整了整衣裳,沈若初用披肩將整個人捂好,只愿旁人看不出什么異樣來,走向接自己的車子。

一直站在車旁等著沈若初回來的良叔整個人松了一口氣:“四小姐,您可回來了,剛才跑哪兒去了,嚇死我了,若是你出了什么事兒,我怎么跟市長和太太交代?”

“買些東西,耽擱了,我們走吧,別讓他們等急了?!鄙蛉舫鯖]有多余的話,上了車,良叔趕緊提沈若初帶上門,也上了車,車子一路往沈府而去。

到了一處宅院,良叔停了車子,開了門,沈若初下了車,看著面前紅漆的匾額上用金字刻著“沈家大院”四個字。

沈府,她又回來了。

“四小姐,咱們進去吧?!绷际迥弥鴥蓚€箱子,走過去對著沈若初輕聲說道,沈若初點了點頭,跟著良叔進了大院,一路往正廳而去。

正廳里,穿著西裝手指夾著雪茄的中年男人坐在上首,幾個衣著裝扮很是精致的女人依次坐著,雖然十五年了,沈若初還是認出了,這個男人就是她的父親沈為,和他的太太姨太太們。

還有這些她所謂的姐姐妹妹們,一個個全都瞪大著眼睛,一如狼一般。

沒有什么變化,唯一的變化就是這么多年不見,父親又添了兩房姨太太。

“你就是沈若初?”沈為蹙了蹙眉,開口問著,聲音里全然沒有失去女兒十五年,血濃于水的情感。

小說《舊時夢》 第一章 你,很香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南快三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