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邪王的盛世皇妃

更新時間:2020-02-25 13:47:39

邪王的盛世皇妃 連載中

邪王的盛世皇妃

來源:微閱云作者:魚寶兒分類:言情主角:李雅寒七爺

小說主角是李雅寒七爺的書名叫《邪王的盛世皇妃》,本小說的作者是魚寶兒創作的古代言情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人前,他是臨安國病弱的廢物七皇子。人后,他是最大的殺手組織“暗閣”的七爺。一晚梅雨,七爺將李雅寒救起。他說:“重生之后,你就是鳳凰?!币淮螤幎?,七爺不眠不休用了七天七夜把她救回,他說:“你的命是我的,我不允許你死?!币粓龌槎Y,七爺將李雅寒擁入懷中,他說:“我用這一片江山,作娶你的聘禮?!?..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不過,就在李曼語說完這話后,一只纖細修長的手就牢牢的抓住了她的手,順著這手看去,對上李雅寒幽深的雙眸。

李曼語心里一驚,底氣不足的嚷嚷道:“李雅寒,你這是什么意思?”

“姐姐,這是七皇子送給我的聘禮,你就這樣拿去,恐怕不太好?!?/p>

雖然李雅寒對這些身外之物不甚在意,但這東西,哪怕是放在角落中生灰,也不能便宜了李曼語。

李曼語不曾想她竟然敢這樣同自己說話,心中越發生氣了,卻還是不愿將這鐲子脫下來,只道:“不過是一個鐲子,你這般小氣做……”

“既然姐姐喜歡,那不如你代替妹妹,嫁給七皇子好了?!崩钛藕淅湟恍?,眼底的寒光看得李曼語渾身一震,“若是你嫁給了七皇子,這個鐲子算什么?那屋子里的聘禮,都是你的!”

一聽這話后,李曼語立刻就往后退了幾步,秀眉緊蹙,慕容述那病秧子可配不上自己!

于是乎,手上的桌子像是燙手一般,被她慌忙的取了下來。

眼見著她動作,李雅寒眼底滿是嘲諷。

李曼語一抬頭正好對上李雅寒這目光,她心中氣極,上前一步,一只手高高的揚起,便欲教訓李雅寒。

不過,李雅寒在這時冷笑了一聲,手中不曾有動作,只將筑基期的威壓釋放了出來,便足以讓李曼語滿頭大汗,喘不過氣來了。

“姐姐,在你的實力尚還不曾比得上我之前,還是夾著尾巴做人吧?!?/p>

李曼語死撐著一口氣,可卻也只能是使得自己站直了,多余的話,她是再也說不出一句來,于是她咬著牙出了房門,方才是躲過了李雅寒的威壓。

將通身的威壓收了起來,李雅寒似笑非笑的看著李曼語。

這時候的李曼語,哪里還有裝模作樣的心思,她只恨恨的盯著李雅寒,咬牙道:“李雅寒,你給我等著!”

正是在這時,一個太監模樣的人走了進來,他臉上帶著諂媚的笑容,一眼便看見了站在屋內的李雅寒。

“想必這位就是二小姐了!”

“我是?!崩钛藕姷眠@太監,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同時心底還生出了一抹警惕來:“你是……”

“雜家正是七皇子府的總管,今日特意奉了殿下的命令,來給二小姐送請帖?!?/p>

“請帖?”聽得這話后,李雅寒疑惑的看向了這太監,只見太監又從袖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個鎏金的請帖來。

一李雅寒尚還不曾表露出什么,李曼語卻急切開口了:“可是過幾日的中秋賞花宴?”

“正是?!碧O連個眼神都不曾給李曼語,只笑吟吟的盯著李雅寒道。

李曼語察覺到這一點后,頓時便捏緊了手中的帕子,若不是顧忌著這太監的身份,她定是要好生的鬧上一場的。

而李雅寒漫不經心的接過這帕子后,便隨意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顯然是不將這件事給放在心里。

太監將她這般模樣盡收眼底,倒也不曾生氣,只笑瞇瞇的道了一句:“賞花宴是只有皇室邀請之人才能前去的,李大人手中也不過只得了一張請帖罷了,殿下知曉此事后,特意命奴才前來給小姐送請帖,三日后,小姐可一定要去參加才是?!?/p>

“我知道了?!?/p>

李雅寒即便對這些是不甚感興趣,但她知曉,在這時候,自己拒絕并無好處,因此,只能先應了下來,走一步看一步了。

眼見太監離開,竟是一句話都不曾于自己說過,完全的忽略了自己,李曼語的眼神便像是淬了毒一般,死死的盯著李雅寒。

“怎么?”李雅寒見狀后,便知曉了她這是什么意思,這會拿起了請帖,在李曼語的跟前晃了兩晃,笑道:“姐姐想要這請帖?”

李曼語抬頭看向這請帖,她咬緊了牙關,將心中渴望盡數壓下,是冷笑了一聲,道:“誰稀罕你這請帖?不過是一張請帖罷了,我只要開口,自會有人送到我手上來!”

說完,她氣沖沖的往外走去,而之柔同樣是急急忙忙跟在她身后,像是身后的李雅寒會吃人一般。

安覓荷在李曼語離開后,眉心間蹙著一抹愁思,緩緩走了進來,眼底滿是擔憂:“雅兒,你這樣做,只怕是會讓大夫人跟大小姐兩人對你越發敵視了?!?/p>

一聽得這話,李雅寒只覺得心中無奈,安覓荷哪里都好,也會維護自己,可獨獨是膽小懦弱這一點,卻始終都改不了。

她嘆了口氣,盡量將自己的心情給平復了下來,方才是開口道:“娘,難道我不這樣對李曼語,她跟大夫人兩人就會放過我了嗎?只要我還存在這世上一日,他們便始終會將我視作眼中釘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之前那件事,難道您還不曾看明白嗎?”

“雅兒,我自是知曉你的難處,只是現在我們還是在李家的屋檐下存活,待你嫁人后,便也能脫離這個家了……”

即便李雅寒反駁了自己,安覓荷面上還依舊是帶著溫柔的笑意,她伸出手來,將李雅寒略有些凌亂的發絲給整理干凈了,方才是開口道:“雅兒,無論如何,娘都是希望你能過得好,只希望,那七皇子性子好些,對你也好一些,為娘便沒有什么遺憾了?!?/p>

七皇子……

李雅寒點了點頭,可心中卻極為不屑,她對這個七皇子,可是半點興趣也無。她重活一事,一是替原主報仇,保護好安覓荷,二便是不斷提升自己的實力,然后逍遙快活的在這世間游玩。

不過,面對安覓荷,自己心中的想法自然是不能說出來的,李雅寒微微一笑,不曾應下安覓荷這話,也不曾反駁。

安覓荷了解自己的女兒,見她這般模樣,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只能是無奈的嘆了口氣,低聲道:“也罷,就由著你去便是,只要我還在,便一定會為你擔著的?!?/p>

“娘,這事八字還沒一撇,你就不要擔心了?!?/p>

李雅寒難得的跟安覓荷撒嬌道,安覓荷也只能是無奈著應了下來。

小說《邪王的盛世皇妃》 第十五章 請帖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南快三开奖视频 上海时时乐开奖直播室 北京快三出什么号 体彩排列三预测汇总今 2001年上证指数 佳永配资合法配资平台排名 信得过的炒股配资 佳永配资 极速赛车精准人工计划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刷彩票单平台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