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資訊 >

璃姬傳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安璃李元治小說完結版

時間:2020-07-11 10:45:11編輯:勾嘴笑

小說主角是安璃李元治的書名叫《璃姬傳》,本小說的作者是竇思默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安璃麻木的跟著眾人平身落座,期間一眼也沒有看白世子。她害怕再看上一眼,便會忍不住流淚?!熬竿?!是靖王!”安琪雅低呼了一聲,許是跟邊上的千金吵了架,沒人分享她的喜悅,她只得拉著安璃道;“妹妹快看,真...

璃姬傳

推薦指數:10分

《璃姬傳》在線閱讀

《璃姬傳》 011 給我香囊 免費試讀

安璃麻木的跟著眾人平身落座,期間一眼也沒有看白世子。

她害怕再看上一眼,便會忍不住流淚。

……

“靖王!是靖王!”

安琪雅低呼了一聲,許是跟邊上的千金吵了架,沒人分享她的喜悅,她只得拉著安璃道;“妹妹快看,真的是靖王本人?。?!”

靖王李元治也來湊熱鬧?

安璃抬眼望向那不可一世的家伙,此刻的他下巴筆直,眼神清冷中透著股貴族驕傲氣息的黑衣男子,除了靖王李元治還能有誰。

安璃冷冷的望著李元治,他果然是自己的克星,每次遇到他都不會有好事。

“據說是因為靖王未及束發年紀便出征沙場,現如今依舊孑然一身,陛下指摘皇后娘娘失職,故皇后娘娘特命公主舉辦的這次賞月宴會?!?/p>

安琪雅看李元治的眼神如癡如醉,果然外表最會迷惑人;“本以為上戰場的多半是如兄長那般的莽夫,沒想到靖王竟生的如此英俊瀟灑?!?/p>

安璃瞥了眼一臉艷羨的看著李元治的二姐,兄長與她一母同生,她這樣貶低兄長當真好嗎?

再說了,這個看人都要鼻孔朝天的自大王爺:“哪里英俊瀟灑了?”

“就是英俊瀟灑,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而且還長的好看,比公主的駙馬爺都要好看!”

英俊瀟灑、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安璃覺得,她二姐怕是把會用的成語都用上了吧,只是二姐她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個人簡直就是魔鬼!

酒宴在眾女眷們期盼的眼神中正式開始。

九公主殿下親斟了觴酒,由侍女們放進了水系之中。

眾人的目光都盯著觴,那觴不偏不依的停在了李元治的身前,不停打轉。

九公主殿下笑了起來:“老天也知道皇后娘娘在為五哥的婚事發愁,全帝都的千金名媛都在這里了,五哥是準備賦詩一首,還是舞劍一曲?”

九公主殿下話音未落,李元治目光清冷的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九公主殿下的臉色僵了僵,她大概也沒有預料到靖王會這么不配合,好在千金們很給力,紛紛將手中的香囊砸了過去,二姐將手中的香囊扔了出去,扔完還不忘看我:“你怎么不扔,也是,堂堂靖王怎么會撿一個庶出的香囊,扔了也白扔?!?/p>

安璃不想扔是她壓根看不上他這樣的人。

不過,這種話她不用和二姐說。

說了二姐也不可能信。

不一會靖王腳邊的香囊已經堆成小堆,公主的臉色稍稍緩了緩:“五哥挑一個吧!”

“必須挑一個?!”

李元治冷著張臉,倒是很符合他的風格。

“皇后娘娘的命令?!?/p>

九公主連皇后娘娘都抬出來,李元治不選那就是抗旨。

安琪雅和帝都的千金們也跟著緊張起來,靖王不但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而且手握重兵,又是皇后娘娘的嫡出,藩地也是眾皇子中最富饒的,這樣的夫君,誰不希望被選中。

安璃冷眼旁觀,她們都被他的美色迷惑了,只有她知道他是什么樣的人。

眾人的期盼落了空,李元治沒有從腳邊撿香囊。

而是直奔女眷這邊,九公主嚇得不輕:“五哥,不妥?!?/p>

“有何不妥,你不是說讓本王挑一個嗎?”

安璃冷哼了聲,男女授受不清,他倒好直接跨了過來,倒是很符合他的性子。

“這……”九公主還想說什么。

“那么多香囊我怎么認得出?”李元治已經跨過了小溪。

女眷們沒有抗議的意思,反而是目光緊緊的追隨著李元治,九公主只得作罷。

眾千金隨著李元治的腳步,最終將目光聚焦到安氏姐妹這桌。

“不會是找我……吧?”安琪雅一臉的興奮。

李元治如果要選安琪雅倒是不奇怪,安琪雅是安府的嫡出,安府三朝元老安定邦又是朝中重臣,手握東境守軍。

就在眾人都以為,李元治會選安琪雅的時候,他卻反其道而行,來到安璃的身:“你的香囊!”

安琪雅似乎看到身邊千金投來的譏笑聲,跟著臉色都青了。

安璃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變故,不敢相信的望著面前的李元治,李元治卻附身道;“拿來!”

“三妹妹,靖王找你呢!”安琪雅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卻強忍著怒氣,保持著大家閨秀的風度。

“我為什么要給你?”安璃往后退了退,避開李元治的目光,既然是相親,自然是要喜歡的人才能給。

“你還準不準備要玉佛?”李元治微微勾了勾嘴角,一副他還治不了她的摸樣。

簡直就是無賴!

看的安璃真想打他:“我的玉佛,我當然要!”

“拿香囊來換!”

“我要回本來就屬于我的東西,憑什么要拿香囊來換?”

“哪那么多廢話!”李元治不給安璃繼續爭辯的機會,一把揪掉她腰間的香囊。

“你……”

“給!”不給安璃爭辯的機會,李元治將玉佛往她手中一塞,轉身走了。

就這么,走了……

安璃望向手中的玉佛,斷成兩節的地方用金箔包裹住了,破損處也細細磨過,只有正中一條若有若無的縫隙。

李元治只是把屬于安璃的東西還給她,看在別人眼里倒像是交換了信物。

本來還一臉得意的安琪雅,突然因安璃鬧了個笑話,再不去看安璃。

宴會結束后,女孩子們聚在一起放河燈。

安琪雅看都沒看安璃一眼,拉著相熟的千金一起走了。

安璃雖然知道安琪雅是故意不理她,她卻無力反駁。

要怪只能怪李元治那廝,他們或許當真八字不合,每次見到他,她都會倒霉。

安璃尋了處清凈的地方,尋思著等宴席散了再去找二姐一同回去。

安璃剛坐下來,卻撞見站在回廊暗處的白世子,這個時候她最不想見到的人便是白世子。

安璃起身要走,白墨沢卻追上了上來:“你和靖王……皇后娘娘絕不會允許,李元治這么做擺明了看你是庶出好欺負!”

“安璃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勞煩世子提醒?!?/p>

安璃淡淡的應著,心里卻比什么時候都明白。

白世子才是那個她招惹不起的人,她不敢去看黑暗中白墨沢那雙越發璀璨的桃花眼,她怕多看一眼,便會忍不住去質問他,為什么不告訴她已經和公主訂婚的事情,這種情況下,問出那樣的話,難堪的只會是安璃。

安璃現在要做的便是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里,離開這個人。

安璃轉身欲走,白世子卻擋在了她的身前:“我和安旭是好友,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誤入歧途?!?/p>

“白世子費心了?!卑擦C械的應著,強忍著眼淚。

既然只是把她當做好友的妹妹,就不要來招惹她。

白世子卻沒有讓開的意思,突然伸手來拉安璃。

安璃嚇得想掙脫他,他沒有放手的意思,看她的眼神也變的很陌生,是那種久久的盯著她不放,仿佛要把她揉進眼中一般侵占的眼神:“璃兒……我喜歡你?!?/p>

白墨沢這話若是在今天之前和安璃說,安璃可能會喜極而泣。

可在公主府里,在安璃知道他已經是內定的駙馬爺后再說,只會讓安璃覺得他瘋癲了,安璃嚇的拼命往后直退,用盡全身力氣甩開他:“白世子自重!”

許是因為用力過猛,安璃整個人往后筆直到了下去,幸而身后有人及時的扶住了她。

她還沒來的及感謝那人,卻見那人倨傲的聲音從她頭頂穿了過來:“不是約好了一起放河燈,你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是他,那個討厭的不可一世的家伙,但是這個人現在確是安璃的救命稻草。

安璃迎著白墨沢灼灼的目光,被靖王帶到公主府后花園外的小河邊。

安璃此刻居然有些感激那個討厭的李元治,若不是他將她拉離了白世子。

她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剛剛……謝謝?!?/p>

李元治淡淡的看了安璃一眼:“妝花了?!?/p>

安璃這才意識到,不知何時她已經淚流滿面。

安璃將整個臉都埋在衣袖中,居然讓這個人看到她這么丟臉的一面。

安璃本以為李元治會拿白世子的事調侃一番,李元治卻只是丟來一塊錦帕:“擦擦,難看死了?!?/p>

***

夜色漸濃。

此刻的河水里已經滿是橙黃色的河燈,烏泱泱的一片,仿佛天上的星星。

看著那些燈火,安璃的心情也跟著平復了許多。

安璃本就不是執拗的人,也懂得有些東西不是強求就可以得來的。

安璃拿起一盞,想把它當作對白世子的錯愛,一同放進河里。

卻不想被李元治奪了去:“你的香囊都給了我,怎么還想著放河燈,讓哪個公子再把生辰撿了去?”

放河燈是晚宴的最后一個環節,適才宴會上男子和女子已經有些熟悉,如果香囊沒有被男子拿走的女子,可以在河中放上一盞寫著自己生辰的河燈,中意這名女子的男子就可以撿了回去,對八字提親。

李元治言之鑿鑿,安璃尷尬的咳了咳:“你不會真的拿我的八字……?”

“提親?!?/p>

“你……開玩笑也有個限度!”安璃剛剛才和白墨沢發生那樣的事情,李元治明明是看到的,卻還拿她開玩笑。

“誰跟你開玩笑了?”李元治倨傲的看著安璃,揚了揚手中的香囊;“香囊本王都收了?!?/p>

“那是被你搶去的,我可沒想要給你!”安璃急得去搶他手中得香囊。

“給了本王的,還想要回去!”

“我不喜歡你!”

“那本王就讓你喜歡上我!”

安璃覺得李元治不應該叫靖王,他應該叫潑皮無賴。

李元治沒有給安璃反駁的機會,拉她上了他的馬車送她回府。

臨下車前,李元治還不忘命令安璃:“手帕洗干凈還給本王!”

小說《璃姬傳》 011 給我香囊 試讀結束。

璃姬傳

璃姬傳

作者:竇思默類型:言情狀態:連載中

《璃姬傳》的文筆細膩,總是很容易打動人,把人攥的緊緊的,看完了已更的章節還意猶未盡?。?!加油!加油!

小說詳情
河南快三开奖视频 sg飞艇官方下载 上证指数走势图分析 河北快三中奖多少钱 基金资产配置里其他是什么 股票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青海快三走势图图片 500万彩票下载app 福建22选5app 游戏娱乐平台下载 基金配资平台